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面奸魔事件簿之七

2020-06-29 03:46:12


面奸魔事件簿之七 最后之奸事件

□□■收 之奸

那半山间的 望亭,是一处较为偏 的地方,虽然有蜿蜒的车路旁经, 但在初秋的入夜时份,就甚少闲人来到这里徘徊了! 晚霞好像挥了最后的一片云彩,告别于夜空的远濛。

张楚筠果然依着我的吩咐,准时独个儿驾车到了这儿, 她急促下了房车,神情紧张地左右张望着, 不曾发现她憎恶的胁迫者,她好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似的! 她看了看手腕上名贵的钻石手表,随手闩了车门, 就信步走到数十丈外的石围栏处,轻轻凭倚着, 一盏淡黄的灯正好照亮着她动人的身影!

她像那晚被我侵袭的时候一样,静静地凝望着华灯渐灿的夜色, 这时远处的灯火在夜空的霭雾掩映中,产生了明灭不定的光芒, 在日间处理万机,运筹帷幄且外表刚强的她, 此刻那柔波淡淡的眼眸里,泛着些儿的泪光, 这一切景像,微细的举动,都尽看在我的眼里!

早在她来到之前,我已经在这里守候多时了! 自从那晚强奸玩弄了她之后,我竟发觉忘不了她! 小美人的来到,使我的心砰然地跳撞着,血液在瞬间急跃奔流! 这是不曾发生过的!

她俏俏的脸靥我也看透了、她的樱红片唇我也吻遍了、 她盈眶的滴泪也淌过我的胸膛了、 她酥胸起伏的秀峦我也抚摸百次了、她的桃源深洞我履尽了! 她的一切我熟悉不过!我已尽尝了! 我为什么还对她念念不忘!

她不仅来!还照我指示的来! 她穿了一袭连身露肩的黑色天鹅绒裙子,我最爱看女性那种黑衣白肌的风采! 她!就穿出那种性感极了的味儿! 那柔如水波的美肩、半露的 白酥胸,裙下流线长引的美腿! 完完全全是一级美女的典范!

我看得有点儿楞了! 自从上星期的暴戾行径后,直到这天,遏止着的兽欲又开始汹涌的沸腾着了! 但却没有以往那种摧毁若狂的焦躁感觉! 我沿着铺砌了石块的小径,以悠闲的步姿向她缓踱过去, 为免这如惊弓之鸟的美人过度受惊,我远远就发出一些小小的脚步声 !

张楚筠听到轻微的脚步声音,发现到一个陌生人正朝她慢慢的走将过来, 她用着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 我这晚没有 面,穿着了极普通的衣着,我的小美人反而认不出我来啦。 我现在有了威胁她的利器在手,再没有顾忌了,当然可以用真面目示人!

我走到她的面前,很斯文有礼貌地说: “小姐!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在这里?很危险呀!”

张楚筠刚才虽然看着平静恬和的夜空,但心坎里却是紊乱烦扰已极! 她实在太惧怕再看见那个毫无人性的 面奸魔出现了! 她不知道这种令人发疯的要胁与威吓的梦魇,究竟何日了完! 十年前创伤,己经使她永不磨灭的了,十年后却再度重蹈覆辙! 自己的心灵与肉体受着那么可怕的摧残, 还要残绘地好像纪录片一样被纪录下来! 呜!呜!她心内每日在无声地呐喊!在嚎哭!

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不是那可怕的恶魔,而样貌又是那样俊朗不凡, 但心情是不会好转过来的了!她松过一口气之余, 白天那款养成已久的暴躁德性,又再次恢复过来!

“哼!我在这里或那里,也不关你的屁事!滚开!” 张楚筠傲慢的说着。

“等人吗?小姐。”我心里在暗笑,嘴里却客气地问。

“你这无聊的人!要兜搭交婊子的话,到夜总会多的是!” 她很不耐烦地向我恶瞪着眼后,便想在我身旁走过。

“唷!好凶啦!我的小美媚!” 我像流氓调戏少女一样,涎着脸、伸开手臂强拦着她的去路。

“你干什么?” 她勃然大怒,竟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我的脸颊上。 嘿!我掌掴她多了,这次竟轮到她打回啦!

我抚着脸诈痛道:“哎唷!哎唷!很痛嘛!我的小娇妻楚筠啊, 你就是这么痛打亲夫吗?”我看着她的涨怒通红的俏面, 一边欣赏一边嘿嘿的不停笑着!

她听见我这种不规矩语调,这种无耻又熟悉的说法, 当下大惊退了数步,用手指着我激动地厉声说: “你……你……你……是……” 她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从袋子里施然取出冷帽面罩,就往头顶猛然一套,  着了面儿,跟着狞笑着道: “嘿!嘿!嘿!你在这里,莫非是要等这个 面人吗? 嘿!嘿!嘿!嘿!”

张楚筠美目一睁,又化惊为怒:“你!原来是你……你这禽兽!” 她随说随就急转身子,欲向后山奔去! 我那会轻易给她在眼前走得远远? 我瞬即间,一把就 着她的玉臂,硬扯她有若柔如风般的娇躯, 将她整个人儿一抱就抱入怀里!

“嗯!还要逃走吗?我的小美人张楚筠!” 我右手拥得她满紧,左手就扯去头上的面罩,将它扔到石上!

“嘿!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强奸你的人那真面目吗? 现在我就给你瞧清楚吧!” 我双手握着她裸露的双肩,使她的头仰着,秀发在后飘飘荡垂! 我凝望着她那可人极了,带着古典美的胚子, 忍不着冲动就强吻下去了!

“唔……不要……不要……你放开我……” 她头左右乱摆,竟还剧力地挣扎!

我略为离开她沉着冷冰但又艳丽的脸谱,狠狠的看着她怒道: “怎么?你整个人早已经全属于我了,现在吻一吻也不行吗?”

“不行!不行!不行就是不行!你知道吗? 我恨你!恨死你!莫说是吻,碰点儿也不行! 我一想到你,就要将你煎皮!将你拆骨!一看到你就想杀死你!” 她歇嘶底里地一边狂扭动身体,欲摆脱我的 制! 一边猛甩着头,想逃离我的豺狼之吻!

“什么?你原来这么恨我吗?”我问道。

她泪汪汪的大眼睛紧瞪着我的眼睛,先大声地说: “是!永远恨你!你一天不死!我就每一天都恨死你! 每一刻都恨死了你!听到吗?满意了吗?” 说完就别过脸来,就像小女孩发脾气似的,不朝我这边看! 她侧着脸,我看到她小小高 的 子, 梁秀挺可爱, 线美极了! 以往我强奸女子,只要折磨她们,占有了她们! 得到残绘的兽欲后,就算达到目的,以后我就对她们不屑一顾! 现在的情形却有点不同, 我发现到一向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问题:

就是不仅要占有楚筠的肉体,连心灵上与及精神上我也要霸占她! 还要永远的!

我低声再问:“真的这样恨我?改变不了吗?”

她还是不望着我,自顾地说: “没可能!你是邪恶的魔鬼!想想! 你夺了多少个女子的贞操?多少个妇女受过你的蹂躏? 你说!”

我头一遭被人劈头这样喝问! 我内心的恶魔将心镜间那一丁点儿的纯洁小尘埃也倏然抹去, 我脑海里翻起了罪恶满贯的簿子,那淫烈的事迹驱使我自豪地嘿嘿爆笑: “嘿!嘿!三十多个吧!嘿!嘿!多得我也数不清了!那些贱婊…… 嘿!嘿!嘿!怎样?棒吧? 我还要奸下去呢!数目可越来越多!嘿!嘿!嘿!嘿……”

“魔鬼!禽兽!太可怕啦!你滚!你不配和我说话! 滚蛋!畜生!禽兽不如……” 她继续使劲地骂过不停不休不止。

“好!你恨我!我也不配你!好!好啊! 臭婊!那么我就要你更加恨我!更怒我!更憎我!” 我说着一手便抓着她带着钻链的手腕,用猛力半拉半扯, 将不断拚命挣扎的她,强行硬拖到豪华房车的车头前。

“哇!呀……你……你想怎样?魔鬼!” 她狂叫狂呼!

“想怎样?嘿!嘿!先来热热身子吧!美人儿……嘿!嘿!” 我将她上半身按压在车头上,双手立刻将她的露肩衣的大 口向下暴拉, 瞬间将一字 口褪至半臂以下! 那一对熟悉的雪白胸脯与巍嵬的双峰,尽露在我的眼底之下!

“啊!你……竟然没带乳罩?” 我随手将迷你裙那么短的连身裙脚朝上一扬一掀,啊……

“天!你……竟也连内底也不穿?” 我大为惊讶地问!

张楚筠咬一咬下唇,以自暴自弃的口 说道: “是呀!我早知抵抗不了你这条淫兽的侮辱摧残, 还要那些干么?省你的麻烦呀!你现在想怎样就怎样!”

“好!是你说的!莫要怪我……呀……” 我早已忍耐不住了,右手掏出钢炮大鸡巴, “我”字一出口,就将肉棒完全 入张楚筠极干涸的 道里, 随即双手按 在她的乳峰之上!

“嘿!嘿!就在豪华的房车车头上,操死你这个烂婊子! 啊……呀……啊……” 我用尽腰力三锄二拔,整架车子就像刚发动了引擎一样, 颤震了上来!

“呀……啊……痛呀……呜……呜……” 她开始感受痛苦滋味的侵袭!

“不要……不……很痛……呀……细力点……呀……细力……” 张楚君虽然被我强暴了很多次,但每次都给我粗暴地残忍对待, 她不曾真正享受过性爱的欢愉!她这种极度痛苦的反应状况, 使我竟然有一丝的内疚,打从心渊的深处冒起,就像一个小泡慢慢地冒起来!

“很痛啊……呀……求你……细力点……”

“呜……呜……求你……真的……很痛……” 她抵受不了下体的寒冰刮体般刺痛,开始哀求我了!

“哼!楚筠!求我细点力吗?你这么恨我,还来求我吗? 啊!呀!我偏要大力!我要干死你!呀……” 我嘴里说得虽然凶狠,但力量竟不期然地放缓, 徐徐地一下接一下的放缓着!

那个小水泡急剧的冒将了上来,像涟漪般环荡开来了,一旋又是一旋! 将恶魔的无根浮萍飘旋了远濛的岸边!

我的力度竟减到最弱,我也开始享受着慢慢磨擦的乐趣! 我用双腕托起美人的双肩,用我的坚挺 头轻触着她的高 小 子! 两颗 尖相抵的一刹那间,我感到从未觉察过的电流贯通了全身! 我心头一震,心下再是一软, 随即柔声道: “啊!楚筠,你太美了,你要我轻力,我就轻点吧!” 我这刻几乎静止着不腾不动! 四周很静,只有一种天籁的声响暗暗地盘绕着脑濛!

我将厚厚的两片唇重新再印合在那两片薄薄的小唇上, 我并没有吐出龙腾的游舌,祗是以唇不断揉合在她的唇肤上! 她再没有叫痛,只是轻声地呻吟着! 太好了! 我将双手继续移高,将上臂的如肌肉 附她的臂膀, 我用手掌轻抚着她的一把油油秀发!

天!她的两支小手竟然很温柔的揽着我的腰濛! 我此刻真兴奋得猛然抽了一下鸡巴!

“呀……”她小声唤道!

“痛吗?”我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她没有答我,只是紧合双眼,不知道是喜还是苦!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更看得痴了,又再吻下几遍! 啊!她的小蛇舌竟吐进我的口腔里! 我感觉到她的下体开始有一些湿润,便开始缓慢的抽送, 随着我的插动,她也发出连串不断的呻吟叹声! 我喜极了!

“啊……你享受了吗?……呀……啊……” 我看到她的脸泛上了一片又一片的红晕云彩, 便和她交替地发出急速的喘息与欢愉的声音! 最后的一刹间,我剧烈的抖动,她揽着我的腰更实更稳!

我伏在她的娇躯上休歇了一会儿, 就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放到车内的后座中! 我让她很舒服地横躺在软椅上, 我跟着驾着她的房车离开那 静的 望亭!

在路上,她缓缓的坐起来,我从倒后镜不时瞄她几眼, 她也从倒后镜里窥看着我的脸!

“你又将我带到那里?” 她脸无表情地问道。

“嘿!嘿!回我家的石牢!” 刚发泄完情欲的我,根深蒂固的魔性重攫着魔爪!

“你还不曾发泄完吗?”她继续质问的语气。

“当然!”我淡淡地回应。

“你是魔鬼!”她重重不满的怒哼道。

“怎么又骂起我来?刚在不是好好的吗?”我笑着问。

“真想不到,单看你的外貌,真难想像是又冷血又残忍的淫贼!” 她冷冷的说着。

“想不到吧!嘿!嘿!我要你一生一世也跟着我这个淫贼!” 我偏要她难堪的回答。

“你妄想!我不会和你这种人一起的!”她道。

“嘿!嘿!楚筠,不要忘记你有很大的把柄在我手里啊!”

“你……你再威胁我的话!我就自杀算了!”她毅然坚决的说。

“好!你自杀的话,我就把那些龌龊的录影公诸于世, 让你被千夫所看!所叽笑!”

“你随便吧,我人都死了,身败名裂与我何干!” 她好像豁开了一切的说。

“嘿!嘿!你当然不怕,但你的爸妈可还在世啊! 他们得知唯一的爱女,惨遭凌辱更自尽黄泉的话,嘿! 一定伤心得要命唷?难道你会舍得两老可怜兮兮吗?嘿!嘿!” 我卑不的笑道。

“你……你无耻!你究竟想我怎样?说呀?怎样才放过我呀?”

“嘿!我溉要你当我的妻子,也要你作我的性奴隶!哈!哈!”

“你……你……变态!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是吗?我可一要定了你, 没有谁能代替你这小美人的位置啊!”

她听后默不作声,朝我看了一眼,就双手掩面哇一声痛哭了起来! 我狠下心肠道: “你认命吧!楚筠,日间继续做回你的女强人! 夜晚嘛!你可要成为我的小野猫!” 她继续饮泣!

“好啦!来到我家了,今天我算对待你不薄哩!你还不满意吗?” 我开了车的后门,不等她自已走出来,我就拖着她的身子横抱着她。 她的手按在我怀里也不怎样反抗,任由我的舞动!

□□■石牢诡奸

我先将她带到睡房里放下她,自个儿又换上了奸魔战衣, 上了魔鬼面套! 这晚我早已计划部署一切,当然要尽情发泄!

“你……又 头 脑?扮什么鬼?”她奇怪的问道。

“嘿!嘿!我就喜欢这样的装扮,奸起来才兴奋之至嘛!” 我重披狼衣,兽欲开始填胸!

“你……又要……强暴……我?” 她颤着声问道。

“真聪明!但只答对一半!” 我一边说一边掷给她一捆鲜红色的衣束!

“你也穿起它!这是我为你设计的奸魔助手战衣唷?”

“变态!我不穿!”她嘟着嘴说道。

“嘿!嘿!上次你在石牢中作我的性奴时,不是也穿得很变态吗?” 我阴恻恻地不怀好意地说,隔了一顿又再道:

“我是为你好的呀!好好穿上, 好了你那秀秀的脸儿, 那么石牢里的女孩才认不出你来呀!”

“什么?你……你又掳劫……了谁?她……我认识的?是谁?” 她大为惊恐!

“嘿!嘿!一会儿你看见她,不就清楚了吗?嘿!嘿!快穿!” 我喝令迫着她!

她无计可施,除了穿来的露肩黑裙,便换上血红色的紧身衬衣! 这件衬衣是无钮扣的,在长长的衫摆处可以打上一个蝴蝶结! 这样!中间敞露出来的就是她的肚脐、酥胸和乳沟, 诱人诱到了极点! 再来下身就是窄极的Robber裤与长靴!

“嘿!带上手套和魔鬼面罩吧!” 我继续命令她!

她整个人穿戴起来之后,我看到她娇柔的身形, 性感、暴露、邪恶、诡异集于一身, 真比我那坏骨子的淫娃女友Lisa那种只有妖媚的好看上百倍!

“好啦!我们奸魔俩到地下室肆虐吧?嘿!嘿!” 她不作声尾随着我踏向石牢的恐怖空间!

石牢那沉重铁门一打开来,里面伏着一个全裸的女人,正在酣睡着! 那裸女的年龄与楚筠参不多, 样貌虽无我的小美人具有绝世之姿,但也是倾倒众生的容貌了!

楚筠一看到这个女人就失声惊呼了起来: “呀!这……这是云黛?”

“嘿!嘿!我说过嘛!你们是认识的吧!嘿!嘿!” 这个美女云黛,就是楚筠公司内最得力的助手, 小小年纪已经是亚洲区的业务总经理,也是社交界的大红酥货! 但永不和公子哥儿 缠,不曾传过半点的绯闻! 而根据我的调查,她们俩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女同性恋者唷!

“今天云黛没有上班,也没有向你请假, 你不觉得奇怪吗?嘿!嘿!嘿”

“你……你这禽兽!” 楚筠带着HOOD,用露出来的双眼怒瞪着我,样子倒很可怕!

“嘿!你女朋友还不曾给我强奸喇, 不要这么快就心痛嘛!哈!哈!哈!” 我再次泛起淫秽而极的嘿笑!

“你……怎知……我俩……是……”

“哈!哈!你的把柄真多,但却全都落入我的手里,太可怜了!” 我边说边用手拍醒那个睡美人,隔了一会儿, 云黛好像奄奄一息那般苏醒过来了!

“呀……你……又来了?” 云黛很虚弱的站起来向我说。

“嘿!嘿!我还带了助手来呀,这晚有你乐了!嘻!嘻!嘻”

我回头向楚筠喝令: “扭着她的双手到背后,照我的吩咐去做, 不然我立即宰了她!嘿!嘿!” 楚筠怕我真的会那样子做,无奈地将云黛的双手从后 制着!

“嘿!嘿!来吧!臭婊!看看我的大鸡巴!” 我阴笑着掏出八寸挺硬的大鸡巴来!

楚筠要比云黛更来得吃惊,立时大嚷道: “你想对她怎样?”

云黛这时已清醒多了,一听背后那把声音,便好奇地问道: “啊……你……你……是谁?这把声音怎样这般的熟耳?”

我不待她想清楚,就朝她的脸庞狠狠地掴上一大巴掌: “多事吗?给我闭上你的鸟嘴!”

我继续很得戚地说: “在这里我就是主宰一切的主人!明白吗?母狗! 你只可以发出惨嚎的叫声或者是痛苦的呻吟! 哈!哈!”

我对着楚筠道: “我的小美人啊!真没法子了, 你不喜欢我将你再三强暴,我这就听你的说话啊! 所以呀!我只有奸 其他的女人啦? 哈!哈!哈!”

“不!不要!放开她,我给你凌辱够了就是!” 楚筠竟然这样袒护着云黛。

我听了我的小美人这样说,大为火光, “哼!你竟为了她而牺牲自己?” 云黛背后的她略为颔了颔道。

“操妈的!你这变态的婊子!不爱男人爱女人吗? 早知你是这样的!好!我将她先奸后杀,她一死!你就心熄啦!” 我扮作大怒道!

“不!不要杀她!我……我一切依你的话就是了!” 楚筠再度以恳求的态度对我说着。

“嘿!嘿!我要令你心里的她烟消云散!嘿!嘿!”

云黛此刻当然明白了身后的 面娇娃是哪啥! 只听她颤着声问着:“你……你是……张总裁!” 楚筠立时发出一声惊呼!

“哈!哈!你的手下果然是聪明绝顶, 楚筠,你给人家认出来啦!哈!哈!哈! 你这臭婊子,刚才听不到我的说话吗?” 我又是一掌重刮在云黛的脸颊之上,打得啪的清脆向亮!

“嘿!嘿!楚筠,我现在抽她的双腿,你握着她的手,将她横放地上!”

“你……你……又想对她怎样?”

“放裸女卧在地上,还有什么要干的?你真多此一问唷! 嘻!嘻!嘻!”

“我不许你强奸她!”楚筠怒喝欲阻止我道。

“哈!哈!哈!我的小天使,你可天真透啊! 我今早绑了她归来,早已经将她强奸了几次啦! 最后她还显得很乐很愿呀! 嘻!嘻!现在我祗是再示范给你看多一次罢!”

“什么?云黛!是真的吗?”楚筠杏眼圆睁,不敢置信地又续说道:

“云黛!你已给这禽兽……”楚筠问着云黛。 云黛低下头不敢回答!我则在一旁嘻笑。

“你可要伤心死吧!女友移情别恋啦!哼!云黛!跪在地上!” 云黛很柔顺的即时应声跪下来,我摇着鸡巴再大声喝道, “含着我的大鸡巴!贱奴!嘿!嘿!”

“嘿!嘿!楚筠,你们两个究竟是怎样作爱的?你用舌还是假阳具? 嘻!嘻!你看!她吮得多爽!” 我边享受吞吐的也感边说着。

楚筠看着云黛啜吮着我的话儿,更加吃怒: “淫贱!” 但她骂的对象不知是谁?

我不理她,继续命令我的新奴隶: “好了!含够啦!大字形躺在地上!” 云黛依言照着做! 楚筠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干着淫秽的举动份儿!

我一边蹲下身来,就一边抬着头看楚筠的表情,我看见她的神情复杂已极! 从她的眼神当中,看得出又恨!又怒!又羞!又恼! 可算是百感交集! 我立时双手 着云黛的娇躯,用硬挺的大鸡巴插入她的 道里, 我看着欲仙欲死的云黛道: “嘿!嘿!云黛!真的阳具又热又烫, 得很痛快吧!”

“啊……呀……大力点……啊……很舒服喔……” 云黛在呼叫着。

“楚筠!你看,她的乳头发硬呢,她的 子也流出大量的淫液来啦! 她蛮喜欢男人干啊?哈!哈!她是天字第一号的淫娃啊!”

“啊……总裁……你原谅云黛吧!……啊……我从不……享受过这些!” 云黛断断续续的道。

楚筠看在眼里,发狠地说: “好!你以后不要我了吗?云黛?答我呀?云黛?” 我的小美人这样怨恨的问着时, 我就偏在这时加重操干的力道, 好叫云黛更加高潮迭起,难以回答!

“呀……很……大力……啊!好粗暴……呀……我泄啦……”

“嘿!嘿!小贱人这么快就来高潮了吗?” 我大力再是一 。 楚筠看得气极,竟立即跪下身来,双手向下抓, 剧力搓揉着云黛的双峰。

“小贱婢!我要槽质死你!” 楚筠很用力地 着云黛那高跷的双峰,

“啊……不!很痛!啊……总裁……你不要这样用力嘛! 呀……你以前挺温柔的!”

“嘿!嘿!你这小贱人,我恨你背叛我,你倒喜偷男子啊! 我可要叫你千倍的难受!” 楚筠咬紧牙关,用憎恨的目光瞧着云黛的粉脸,手下绝不容情!

我看两女相恨的情形,实在瞧得大大高兴: “是呀!楚筠,你就尽情槽质这贱 子吧!啊……呀!呀!” 我当下连环抽 百来下,然后一拔肉棒, 站直身子,就绕到楚筠的背后。

“嘻!嘻!我的小美媚,你看我这么干云黛,也看得心忒也动了吧! 待我现在好好的操你小 ,好叫舒服舒服呀!” 我说着的时候,便揽着楚筠衬衣下的纤纤细腰, 她的弹性窄裤有一道暗缝, 我的鸡巴可以很容易从缝中猛然插入, “啊!你原也来已经湿得很呀?我嗟……呀!”

“啊……”楚筠很舒畅地叫了起来,双手力劲再是一发, 将云黛的乳房拥 得高高的,一时二女 发娇呼!娇喘! 真听得我煞是欢畅极了,干也干得愈来愈起劲!愈来愈急速! 我将楚筠搞个翻云与覆雨! 剧烈的高潮过后,楚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我要鞭打这小贱人!”

“好呀!我去准备唷!” 我当然和议,当下将云黛用钢链凌空吊将起来!

“嘿!嘿!楚筠,你就好好地发泄发泄啊! 嘿!嘿!这样吧!我在她后面操她屁眼,你在前面用鞭打她的身子, 好叫她双倍痛苦!你说好也不好?” 我看着带了面套,穿上我为她设计的奸魔战衣的楚筠, 她充满着邪淫的美感,啊! 我的小美人,本来就是性格暴燥,现在给我稍为加以训练, 就成为我的魔鬼助手了! 嘿!嘿! 我正亢奋得要命,就提着重新涨硬己久的大鸡巴, 在云黛后股间准备 入。

“楚筠!你提鞭打下时就是我 入她可怜的屁眼一刻啊! 我们俩夫妻互相配合!哈!哈!无坚不催喔! 准备啦!……嘿!嘿!”

我下着残绘的令子:“打!……啊……” 楚筠好像恢复日间女强人的雄浑姿态,很威风地呼的一响挥出一鞭, 正好不偏不倚地打在云黛的腰眼里! 长鞭刚及肤濛之时,我的大鸡巴乃即时插入窄小的菊花当中!

“呀……” 云黛凄厉般狂呼了一声,但跟着竟然说: “啊……总裁你打得奴很……畅啊……啊你也 得很……啊!”

“哈!哈!楚筠!听到没有,她真是天生的受虐狂啊! 你以前和她一起不曾发现吗? 嘿!嘿!我实干吧!” 我从云黛身后狠狠的拚命挺锄着!不曾停过片刻!

这晚我就让楚筠尽情发泄着! 半夜的时候,我将疲弱到了极点的云黛搬到客房里休息! 我在石牢脱去楚筠一身邪恶与诡异的衣裳,重新再抱着她的娇躯来到睡房里,

我让楚筠骑在我的腰上,给她主动地干着! “好了!楚筠,我给你强奸吧!”我这样说道。

“啊!我这晚够凶了!对云黛这般狠,我也有点儿后悔耶!啊…… 我以后也不要这样嘛……我不来强奸你!你也挺坏了! 我以后不许你再强奸别人!玩玩倒也无妨!” 楚筠用腰力控制着阴穴慢慢摇动着我的大鸡巴挺享受着!

“啊!大力点!呀……什么!我最喜欢强奸!你可要我的命啦!”

“你这魔鬼,呀!啊!呀啊!……你……你也要罢手啦!” 楚筠用严厉的语气说,她按着我的肩头摇着道: “啊……啊呀……S埠最有钱和最美的女人你也拥有了! 我是你的妻子!云黛是你的性奴!这还不够吗? 别要贪得无厌!”

我想了一想: “我也是这样想啊!楚筠!小美人!你太美啦!”

---完---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

暴力强奸
点击:2807-0403:07带女儿去卖淫并将其强奸
点击:1507-0202:57和男友的父亲我是怎么了
点击:607-0403:07毁灭
点击:8205-1802:52莎拉小姐姐的第一次
点击:4907-0403:07奸淫女军官
点击:1107-0503:11强奸白衣美妇
点击:16209-0911:10冬夜的人妻
点击:11404-2416:46变身之路途1
点击:4007-0303:40强奸处女艳尸
点击:11303-1420:34淫虐的味道
点击:3407-0703:21没穿内裤的淫荡女
点击:1206-2502:07迷奸受伤的姐姐
点击:4907-0303:40我被三个小男孩强奸
点击:3107-0303:40轮奸处女新娘1
点击:2707-0503:15迷奸班主任
点击:906-0800:42何处为生
点击:4206-2603:54被35人轮上
点击:806-0501:30澳门桑拿游记
点击:2307-0503:12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1
点击:11304-2200:50女神受难
点击:806-2303:34手淫引发的艳遇1
点击:5707-0203:01春药迷奸小姨子
点击:12203-2000:56【PUB的狩猎】
点击:806-2702:56公车上的连衣裙1
点击:9512-1918:14强奸女高中生之超爽体验
点击:3006-2702:57我的处女膜在公车上被捅破1
点击:1906-2603:53被小偷强奸的孕妇
点击:2207-0202:58网咖干幼女1
点击:4306-2702:58在公车上惨遭国中男生轮奸1
点击:1807-0503:14女秘书被迷奸1
面奸魔事件簿之七,绿色photshop,绿色php调试环境套件,绿色php环境,绿色pocketmusic,绿色pokey
绿色photshop-在车上被强,绿色photshop,不口述与风骚小姨子激情车震,虽然对这个风流地小姨子的事迹早有耳闻,但毕竟是我的亲戚,而且我和她相处得也很愉快,面对绿色photshop小姨子遇到这样的。
TOP反馈